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47宫乱

作者:卷又青字数:5564更新时间:2024-04-07 14:36:10
  黎明时分,一道黑影流星似地自灰墙上疾行。
  不远处黑压压的骑士沿着茫茫夜色而来,弯刀的锋刃明晃晃划过,所过之处见血。
  他自高墙跃下,沿着墙根处走。
  忽感脚边一团软物,他低下头去,只见拇指大的哑铃如流萤在黑暗中一闪,一双浑圆的大眼睛对着他,喵呜一声。
  “是你啊。”宇文绍蹲下,这只狸奴他见过,许是被血腥之气吸引,他碰了碰它额头,“你家主子呢?”
  狸奴避到一边,旁若无人地舔爪,他叹口气,“罢了。”
  宇文绍继续前进,一面全神贯注留意四周的动静,一路过来外宫的守卫都被屠了干净,不知道内宫有没有被守住。
  他正走着,身侧一道小门毫无预兆地打开。
  对方大惊,本就一脚踩在台阶上,险些踩空。
  他伸手扶在她腰间,才稳住身形。
  柔香满怀,他紧绷的身躯在接住她后如释重负,微微垂首——“可找着你了。”
  良芷抬头,黎明将将,她看着微光一点点爬上他面颊,面上染了着灰尘,仍眉目舒朗,她诧异:“宇文绍?”
  “嗯。”宇文绍耳朵一动,抬头看一眼写着禁苑的匾额,当即将她往门里推。
  门后皆是刀剑摩擦铠甲之声,他背抵门扇,余光扫一眼,“哼,乌合之众。”
  良芷一晚上东躲西藏还在外宫打转,撞上他也实属意外,“我方才没听错的话,你是在寻我?虽不知道你为何要找我,可我担心我殿中人……”她停了一阵,“你可不可以带我进去,咱俩加起来,说不定能杀进去。”
  宇文绍无言看了她一眼,“不行,我是来护公主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  他继续道,“昨夜我探查驻外的禁军军营,分明只有千百余人,可我一路过来辨识的人马,分明上万,虽穿着禁军打扮,所行之是分明就是要逼宫……武平君这般冲动,可有够可笑的。”
  “你说这是平侯的人马?可是……”公主眉头微拧,低低道,“可叔父同我说,今早会进宫的……”
  “你不知道?”宇文绍道,“武平君,你的好叔父,军机大臣,私用公款,钱都拿去屯兵了,这打仗用的铜器不足,就迫使外城百姓拼命造,每日产量该登记在册,他开空子作假,矿山塌陷,这才祸害了铜川死去的劳工们。
  钱不足而偷工减料,那些臣子上书数十次,却被抓进牢狱,兵器造出来派给前线,才致这么个小小战役,却死伤那么多人,若非发现得早,他可曾想过,失了岭南的关卡,届时敌国压境,又怎么办?”
  “如今要怕是早就将楚高成关起来做了人质。”宇文绍下了定论,一只手握上良芷的手腕,不顾她还在沉思,“这边。”
  他要将她送出宫去。
  刚走出没多远,听到一声撕裂般的惨叫,公主辨认出是一个小院的侍女,正被叛军追杀,宇文绍暗叫一声“不好。”公主已经出手,射掉最后一枚袖箭。
  “你没事……”良芷刚靠近,吓的面煞白侍女忽然仓皇大叫:“公主在这里,要杀先杀她,别杀我!”
  远处刷地两道白翎箭,一道没入婢女的胸口,一道被宇文绍弹开。
  公主伸手捂着侍女的伤口,温热的血自她掌心里渗出。
  公主说麻烦了,他们还带了弩将。
  宇文绍说不麻烦,换条路走就是了,“放心,这些叛军到不了关键的地方。只是……”他耐着性子,说:“这人救不了了,伤得太重。”怕她心善误事。
  良芷说不差这一会,她还有口气,他们躲到墙根下,挽起一节衣角,摊开,“帮忙,我撕不开!”
  宇文绍帮忙划开,嘴上却道:“对这种人,你还救她?人是她引来的,若不是我,你差点儿就没命了。”
  公主埋头,额前青丝乱了些垂落,掩盖了她的眼神,手上动作有些生疏,却没停下。
  宇文耐着性子,“一个宫女而已……”
  良芷打断他,“你不帮忙,就一边站着。”
  宇文绍冷脸沉默了一下,弯腰托起那婢女,就着她的手把布条三两下就缠好。
  “手法很熟练啊。”良芷看着他,“谢啦。”
  宇文缓了着面色,“下不为例,按着这里。”
  公主听话帮忙按住,让他能顺利打个活结,轻声道:“她平日里,人还是不错的……”
  宇文绍在她身侧,低下头去,离得太近,恰能看见公主清露般的脸上染了这么一点血迹,指甲盖大小,红艳艳的。
  他喉头一动,不禁想替她擦去。
  余光一瞥,宇文绍一怔,一把摁倒她。
  良芷被拽得一个趔趄,直接栽倒,轻微的“嗡”一声,一支冷箭险险擦过膝盖。
  宇文的手立刻挪到了刀柄上,身影似箭般飞去。
  利刃自上而下自胸腔穿透,不远处的叛军颓然倒地。宇文把刀柱在地上,见公主伏趴着不动,心惊肉跳。又见她慢慢坐起来,他眉头攒起,语气忍不住发冲:“公主非要管闲事,我就说不安全!”
  说着还是要扶她,关切道:“不是没伤着么,怎么了?”
  “哎哟你,”良芷哪里听得进他苛责,只痛得满手都是冷汗,“是脚,我脚崴了……你那么凶作甚……”
  宇文绍:“……”
  幸而他军中人,懂得些医术救急,潦草地给她正了踝骨。
  宇文绍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,折身要返回去。公主拉住他,“这个时候,你要逆行?”
  “自然。我去取那人的项上人头!”
  “你知道谁是领头儿?”
  “那还不简单,谁是发号施令的,谁是统兵,我便取谁的脑袋!”
  良芷看着他眉眼飞扬,迫不及待的样子,被逗笑了,“行吧,那你小心些。”
  宇文绍看她良久,忽然握住她的手,将她整个拽到怀里,趁机亲了她一口,“是报酬。”说着立刻松开。
  良芷在原地呆了一会,面上如被烙铁烫伤,当即叫了起来,捂着脸,瞪大了眼睛,耳朵发粉,羞愤得说不出话,“你!你!”
  太可爱了。
  宇文绍笑着,随手将腰刀递给她,“防身用。”
  公主嫌弃推开,说:“我才不要,我自己有!”她见他要逼近,倒退几步,“你,你别过来啊!”
  宇文绍只好收回,忽然坏笑一下,“对了,我还有个重要的消息,公主听不听?”他不顾她防备的姿势,凑到她耳边道:“世子在路上了。”
  良芷定住了,捂着被亲的地方,眨了眨眼。
  远处暮鼓三重一轻,震得地皮颤动,晨光大亮,看见人群都往城外涌了去。
  天地间忽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,玄武门大开,几对穿戎装的年轻武将被众人簇拥。
  神武军身着金甲,数名亲卫涌入,王都百姓们在两旁候迎。
  百姓里有人忧心忡忡,“不会要打仗了吧?”
  有人凉凉一句:“打不起来打不起来,楚王压根不见罪臣,叛军联合旧部逼宫,还想挟天子一令诸侯,神武军回来,他怕是梦碎咯。”
  “话用错了吧?天子早亡了。”良芷插话。
  “……”书生不置可否,不再说话。
  他的眉毛浓得很,穿着寒酸,斯文的一张普通脸。良芷也懒得搭理他,这一路过来实为不易,后背都汗湿了,她用袖子在额头上擦了一把,街上人全出来了,她被人接连被踩了好几脚,疼死她了。
  马蹄踏在沥青路上,划破长空,最先在神武军拥护下出现的却是……
  “嗯?怎么有渊人?”书生又说话了。
  良芷一怔,只见黑旗金边徐徐迎风靠近,饰五爪蟠龙纹样,突兀地夹在楚国凤凰图腾的旗幡中间。
  该不会……
  良芷慢慢站直身子费力看过去,一道玄色的身影,骑在马上缓缓而来。
  墨衣红带,发丝随风飘扬,渊国一小撮士兵和使团簇拥在他背后,映得他一张脸如雪般冷冽,十分显眼。
  良芷有一刹的失神。
  这张脸,她十分熟悉,眼下又觉得很模糊陌生。
  她一生,见识过受人仰望的人很多,太爷爷,爷爷,阿公,父亲,以及哥哥,她都习以为常。她是公主,他在她身边只是邻国送来的质子,她喜欢他,却不仰望他。
  但是这一刻,他仿佛看到那年渊国名声大噪的公子咸,这个人,血脉同她一样,有着属于王族的骄傲。
  仿佛他就该如此,被众人仰望。
  姚咸与将士的车架咫尺之遥,并驾齐驱,骏马脚步渐进。直直与她擦肩而过,他在离她那样近的地方,却很快只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  几个打头阵的叛军将领被擒到队伍跟前,拒不认罪。
  斩杀的时候,姚咸在最前面,问了几句,叛军死不言语,他对执行人耳语几句,那卫兵就提起刀,要砍下他的头来。
  一步步,伴着姚咸的声音——“私自募兵,募了多少,花了多少钱养兵,都纪录在册,各路叛将盖的每道章,都清楚明了。”
  姚咸道:“武平君作为军机大臣一步步造成的倾覆之祸,毋庸置疑。”
  刀落下的瞬间,那人的头颅随着一道热血,飞溅到执刀人的裤腿上。
  蜿蜒的血流中,姚咸站着,锃亮的铠甲映出他眼底那波澜不兴的冷漠。
  良芷愣了一会,才听见由衷一句,好本事啊——“能号令楚国的将士……”她回头看到那书生一脸欣赏的表情,“这下,倒是出师有名了。”
  “成则王侯败则贼,翼王万岁!!!”另一个叛军忽然高喊,挣开束缚,伸长的脖子一下子撞到刀口上,自戕而亡。
  鲜血似泼墨的狂草,淋漓地撒溅在地上,百姓一下子沸腾起来,议论纷纷,“他这喊得谁呀?”
  死去的判将被撕下外层戎衣,肩头露出的徽识是蜿蜒的蛇纹。
  “以为是传说,竟真的有这号人?”书生凉凉道:“不过这下证据确凿,武平军勾结外贼,暗结虎狼之属哟。”
  良芷看着被拖下去的尸体,若有所思,“这世上,真有过翼王这个人吗?”
  有人高呼,“是世子!”
  众人哗然,楚国的旌旗被吹得卷起,遮天蔽日,衬着军甲,声势浩大,所有人伏地跪拜。
  内官的簇拥下,一身戎装,身着甲胄,一脸从容不迫的世子出现。
  他手握缰绳,自马上扫视一眼,目光如蓄势待发的雄鸷,浑身散发着慑人的金光。
  “得亏渊君相助。”熊良景对面前狼藉的血迹无动于衷,下马来与姚咸对上目光。
  两人面对而立,身后皆是匍匐的人群,即使在世子面前,姚咸也不失仪态。
  世子一笑说:“是不是很意外?管他鬼王还是翼王?不过市井传说罢了,我才是天望所归!武平君乱我国都,定灭之!”他发号施令,“调派各路楚军,围剿叛军,若伏罪者,降三品级后就地收归。”
  姚咸伏地叩首,“吾带来渊王的旨意——渊国,愿助大楚一臂之力。”
  “哦?”世子微微眯眼。
  渊使低首上前,递上一物,姚咸自他手中接过,金丝红绶搭在臂上,其间红丝如血般耀眼,红绶的一头,是一柄嵌了孔雀石的长剑,白中闪青,几个字镌刻在通黑发亮的刀身上。
  静谧无声。
  姚咸单膝跪地献给世子,人群这一幕看得沸腾,这渊国的王子屈膝,连带渊国的使团跟着跪下,
  世子的眉目在接过宝剑后变得凌厉非常。
  “此乃渊国的青魂之剑。”为首的使臣也行礼,大声说:“此番渊国助力,是渊国的诚意,望大楚不计前嫌。”
  世子朗声道:“甚好。”他举剑向空,“八千人,葬了六千的子弟兵,皆是被平侯所累,一命抵一命,他就是死上一回,也太便宜了。”
  “平候同叛乱首领勾结,叛乱楚国,当诛!!除了已经进来的叛军,其余部下,就地斩杀。”
  “且慢。”姚咸动作略微迟缓地上前,说还有一物要献上。
  “准。”
  渊使又呈上一个漆盘,布盖上绣满繁复的花纹,姚咸信手掀开,“此乃当年蔺相的金印,之前流落在外,机缘巧合寻回,现终于有机会,呈给世子。”
  有风过来,掀起他的衣阙,锦布下的红璎珞鲜艳如血。
  世子看见东西愣了一瞬,面色复杂起来,“何意?”
  姚咸云淡风轻:“物归原主罢了。”
  “那我要多谢渊军了。”世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眉目间更为凌厉,他夹一把马肚,调转马头,“神武军,随我进宫!”
  渊使牵着马匹而来,姚咸觑一眼旁边,那渊国使臣满意低声道:“臣定像大王禀告公子的之举……”
  姚咸颔首,重新上马,随军远去。
  兵甲马蹄铮铮前行,卷起无数尘埃……
  百姓要跟过去看热闹,四周拥挤不堪,良芷趔趄几步,跌在地上,似在茫然,又似在沉思。
  平侯的叛乱,鬼王的出现,蔺家当年的掌印……
  良芷只觉思绪凝滞,杂乱无章。
  ……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有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停在了她跟前,良芷顾着脚上酸疼,等了好一会面前的气息都不曾远去,不得不抬首,便撞上了他漆黑的目光。
  这一眼,温和,明净。
  她直愣愣地看着。
  人群早从两侧分开,他在人流中,缓缓伸手。
  良芷不顾脚上的痛站起来,险些站不住,被他弯腰揽过,耳边刮过一道疾风,她已经稳当坐在马背上,他的胸膛裹着她的身躯。
  马蹄兜转,白马起蹄绕开军队,往另一条路奔去,风荡在她耳边。
  他的长睫在风中微微颤动,她轻轻开口:“什么时候发现我的?”
  “嗯?”姚咸没听清。
  秋日的阴霾难得消散,他红色的发带偶尔吹到前面来,良芷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。
  她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,这一身黑衣玉带,衬得他面若冠玉,她忍不住伸手摸他的眉骨,说:“你方才,我都快不认识你了。”
  姚咸在光晕中微微挑起眉,“有这么夸张?”
  他玩笑的时候,扬起下颌柔美姣好的弧线,又变回了那个熟悉的人,良芷心头一动,没再多问,盯着他多看了几眼后,忽然揪住他的衣角,隔着衣料狠狠拧了他胳膊一下,“这下好了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渊国的质子身为公主的面首,随街掳走妇女,视为不忠。”
  “哎呀。”姚咸失笑,“臣只好先恕罪了。”
  公主喃喃:“哥哥没事,真的太好了……”
  他低头看去,公主缩在他怀中,她并不知道眼下她有多狼狈,束发松散凌乱,干涸的血迹留在她面上和领口处,饶是如此,仍倔强张着眼,他知道她心里许多疑问。
  姚咸道:“累了吧,很快就到了。”
  公主一动不动,沉稳的胸膛包围上来,如梦般柔软。
  她其实有许多问题,可是,这个怀抱太诱人,这条街的阳光太暖和,她将面贴上去,闭上了眼睛。
  *
  存了n章开车的,走不完剧情发不出来我好痛苦……好想开车……t.t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